登陆博猫游戏欢迎您!

广西全州超生孩子被“社会调剂”:当年土政策现在怎么纠?

2022-07-23 19:39:38栏目:登陆博猫游戏

  广西全州超生孩子被“社会调剂”:当年土政策现在怎么纠?素有广西北大门之称的全州,这两天屡上热搜,接连惊动桂林市和自治区出手,着手处理发生于二三十年前的计生旧案。

  7月5日,全州先是因一份“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引发全网关注,这份“告知书”爆出“全州回应超生孩子被统一社会调剂”,让万千网友感到震惊不已;7月5日下午,桂林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新闻通报,对全州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进行停职检查。

  随后,《广西日报》官方微博5日下午发布消息:针对全州县卫健局不当处理信访事项的问题,自治区纪委监委牵头会同有关部门迅速派出工作组,指导桂林市进行调查处理。

  7月5日,网上爆出一份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引发网友们热议,相关话题接连冲上微博热搜榜单前列,截至5日下午5点30分,相关线亿。

  让网友们惊掉下巴的,是这份告知书的核心内容:当年把超生的孩子抱走,原来是去“社会调剂”了。

  这份告知书中明确提到:“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

  分析这份告知书,不难得出以下结论:一、“社会调剂”确实存在,不是个例;二、这是当时县委、县政府作出的决定;三、是在超生孩子中选择一个抱走调剂;四、对被调剂孩子的去向没有任何记录;五、全县统一行为,不属于拐卖儿童。

  7月5日,伴随着全州上热搜,中国青年报的一篇8年前的报道,也在社交网络刷屏,报道显示,关于超生之后对孩子进行“社会调剂”的事情,在其他地方也曾出现过。

  2014年05月07日,中国青年报刊发《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一文,其中提到:在23年前的四川达州,把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的孩子交给单身人士领养的做法,被称为“调剂”,这是当时处理超生婴儿的一种举措。

  现在听起来荒唐无比,但在当年那个环境下,就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有记者联系上桂林市卫健委人口家庭科的邓科长。邓科长说:“在上世纪80年代确实是有过这个政策,由当时的桂林地区下发。因为年代久远,现在正在查阅档案找具体的政策内容。”

  7月5日下午,伴随着桂林市和自治区的最新通报,全州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已被停职检查,区市两级更高层面已经牵头介入调查。

  有法律人士表示,全州当年将超生的孩子进行“调剂”的行为,虽然是“全州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但这种所谓的“依令而行”,显然不属法令行为,没有任何上位法的依据,“全州当年这种行为,显然逾越了职权,违反了法律规定,造成巨大的家庭伤痛和人间悲剧,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滥用职权罪。”

  而据网传文件内容,全州这些旧案发生在二十世纪90年代,距今已有二十多年,而滥用职权罪的追诉时效期限最高为10年,这也就可能面临超过追诉时效期限不再追诉的现实问题。

  接下来,还有一系列问题,诸如当年的政策是谁制定的?当年共“调剂”了多少超生孩子?“调剂”孩子去向何处……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